长三角建筑房地产律师团队 江浙沪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网 高级查询
返回上海律师朱小锋工作网站首页
 
网站首页 在线咨询
律师介绍 联系方式
专业特长 个人随笔
诉讼指南 回头释案
成功案例 收费标准


    咨询热线 136 6153 6641

刑事案件   婚姻家庭案件   建设工程案件   企业法务   交通事故

咨询电话:136 6153 6641

传真:8621 6305 8907

地址:上海市卢湾区打浦路90弄

2号202室(200023)  来访线路

--== 在线咨询 ==--

网站首页 -> 热点透视 -> 刑事热点 -> 文章正文 
 
当“打黑”与“北京律师”撞了个满怀
作者:李铁 来源:时代周报李铁的博客 添加时间:2010年1月14日 阅读:

    1月8日上午,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对举世瞩目的李庄案做出了一审公开宣判,以辩护人伪造证据、妨害作证罪判处李庄有期徒刑二年半。 周末过后,著名政法学者秋风、萧瀚、王建勋、郭玉闪联名发布了《致李庄案相关司法人员的公开信》,信中指出:“在当下重庆浓厚的政治运动气氛中,这样的判决结果似乎并不出人意料。但是,这样的判决已经践踏了法治的基本原则”“从唱所谓‘红歌’、发所谓‘红色’短信开始,重庆就已陷入小型文革式狂热;在这种社会气氛中进行的重庆打黑,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超越法律框架的政治运动,就是“黑打”,司法也被当成随意玩弄的工具。” 

    秋风等人的这种观点有一定代表性。收集一下有关李庄案的媒体舆论,不难发现两派针锋相对的观点,重庆本地媒体纷纷论述李庄被捕的正当性,而重庆以外的一些媒体,特别是当今最主要的一些市场化媒体和知名公共知识分子,都表达了对李庄案司法公正的质疑。 

    眨眼罪如何服众? 

    《东方早报》刊发了“李庄案判决书纰漏玷污公义”一文,由“判决书品质之低”切入批评:且不论李庄案的罪与非罪之争,仅此判决书,便玷污了那本就稀缺的公义。《南方都市报》则由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发言,意指重庆法院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”。著名评论家五岳散人也发表“某须有到眨眼罪”一文,直指李庄案的出炉已经成为了一个很不妙的象征,这标志着很可能再次出现“按需执法”、“按需审判”的旧日景象。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说法耐人寻味:“李庄伪证案直接诱因是,黎强案中著名学者赵长青的成功辩护,使得警方赫然发现,相对于前期轰轰烈烈的扫黑抓捕,现在最大的困境在于定罪。” 

    从事实的角度讲,当下舆论对李庄案中重庆司法界的质疑主要有以下几点: 

    李庄去年12月12日刑拘,13日批捕,20日起诉,30日开庭,今年1月8日一审宣判,前后还不到一个月,这在以往‘从重从快’的年代里,可能不足为奇,但在近年来的刑事司法实践中,却实属罕见。”有人称之为“重庆速度”,意味深长。 
该案的判决书,公诉机关之指控,模糊的地方颇多,常常出现“在重庆市高新区南方花园一茶楼内”、“李庄在某酒店内”等语焉不详的案情陈述,事实不清如何能作为证据? 

    判定李庄有罪的证据主要是一些证人的证言,而这些证言不仅是在证人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下作出的,而且没有一个证人能出庭接受质证,这样的证据是否能被采信? 

    认定“李庄在江北区看守所会见龚刚模时,教唆其在法庭审理时编造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的供述,以推翻龚刚模以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”,但对李庄怎样教唆,事实明显不清。如果是媒体报道的以“眨眼睛”的方式教唆,这种“眨眼罪”是否太牵强? 

    李庄案背后的舆论分裂 

    李庄案注定将载入中国当代法治的史册,不仅仅因为它像有人所说的,反应了中国当下律师权与警察权的角力,是如今中国政法一体下法治状况的一个缩影。而且,李庄案所引起的舆论反应,以及不同的群体在此案上的意见分裂,同样值得深入挖掘和思考。 
主要的几个市场化媒体、法律精英、公共知识分子在李庄案中,意见基本相近。他们普遍担心,本应属于法治范围的重庆打黑,在在政治和大局的大旗下,变成一场“人治”的运动式“黑打”,有违法治精神和程序正义。这一点,在他们对待早先的《中国青年报》“通稿”事件中的态度中就有鲜明体现。 

    12月14日,《中国青年报》刊登了记者郑琳、庄庆鸿采写的《重庆打黑惊曝“律师造假门” 近20人被捕》文章,此举在中国媒体界引起了轩然大波。 

    《新京报》的调查文章披露,李庄12日被刑拘,13日被批捕,14日,重庆警方就组织人写了两份通稿,《中国青年报》当天刊发的报道与其中一份通稿基本一致,略有删改。而且,记者整理发现,在此案尚未经法院审判定罪的前提下,警方提供的通稿里出现大量定性词语。包括:贪婪律师、混迹、炮制、铤而走险、有恃无恐、仗恃、沦丧社会公德、缺失职业道德、玩弄、亵渎法律的无良律师、充其量只是一个讼棍等语句。 

    中青报这样的报道方式也引起了媒体同行的众多谴责,一些重量级媒体人公开表达了对这种媒体审判的厌恶,以及对中青报的失望。 
然而,非常吊诡的是,与公共知识分子和法律精英这个群体形成对照,相当一部分普通公众却有着截然相反的评价。 

    从几个门户网站的新闻跟帖来看,许多民众为李庄律师被抓而叫好:“黑老大”本来就该死,律师居然给他们辩护,这就是在妨碍打黑,都该抓起来。此前,中国刑法学界的泰斗赵长青教授因为“黑老大”黎强辩护,也被网民痛骂为“黑社会的狗头军师”。 

    这边,精英们大声呼吁要依法打黑,法院不能被公安机关等裹挟进入打黑的洪流,只能依法中立裁判,惩办律师也要依法保障其基本权利。那边,一部分草根狂怒,鲜明表达了对程序正义的不屑和对运动式打黑、对“青天”式父母官的渴望。 

    赵长青因此而感叹多年普法的失败。这确实是一幅让人失望的图景:到今天,居然还有如此众多的媒体和公众不能理解普遍的辩护权,认为为坏人辩护也是坏人,从这些社会反应来看,我们的社会似乎与真正的法治渐行渐远。 

    这样的景象,已经不能单纯地归咎于普法的不力和网络暴民的无知与愚昧了。精英从书本和远处的历史上学到了什么叫法治,而草根只能从自己的切身观察和体验来知道如何达成正义。 

    一些草根们看到的是,当他们被剥夺和压迫的时候,是因为强权的蛮横,当他们得以沉冤昭雪的时候,也是因为强权的介入,某青天充当了救星。在中国漫长的治乱兴衰的循环中,不仅当权者迷信强权解决问题,被压迫者也同样把强权当救星。他们没有体验过用法治与文明方式来解决问题,你如何让他们相信法治和文明能解决问题? 

    他们对程序正义的蔑视,反映了对用法律等正常途径解决社会问题的不信任,他们对现行司法体系的自我革新已经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 “北京律师现象”的背后 

    随着舆论的深入,中国律师行业的一些潜规则也开始进入公众视野,“北京律师”这个特殊的词汇也被各方热议。 

    在中国,虽然律师制度已经恢复了30年有余,但律师在法庭上的实际作用依然极其有限,而律师的人脉资源与社会背景,则似乎是比专业素养更为核心的竞争力。“在今天中国的司法实践中,没有关系就很难打赢官司,这几乎已经是公民和法律专业人士都公认的普遍现象。”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陈忠林坦言。 

    在中国律师界,地方上的律师很少有人敢出来挑战当地司法机关以及政府的意志,律师辩护很多沦为走程序。但北京律师是个例外,近年来,他们屡屡出手,走出北京,在各地代理敏感案件,并勇于挑战各地司法机关。这样的行为固然有其正面的价值,在近年的一些司法实践中,一些北京律师的出现确实有助于案件得到公正的处理。 

    但另一方面,也有律师完全唯利是图,利用自己的权力和背景,让贪官和富豪得以脱罪。地方司法机构忌惮北京律师,并非因为他们的专业素质有多么过人,而是因为他们离更高的权力更近,可以动用更大的权力来影响判决。有舆论指出:北京律师的火爆本身就是中国法治的一种病态,是人脉关系、社会资源、权力余荫等等因素影响司法的一种表现。 

   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,李庄曾经多次从北京到地方去“捞人”,而且不乏成功的例子。很多人不禁会问,这些成功“捞人”背后,李庄所在的康达律师事务所的显赫背景,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?那是怎样的一种背景?此次,正是李庄收取的150万的巨额律师费和其显赫的背景,使其在一些舆论中处于不利的地位。 

    当然,这绝非是说李庄在此案代理中就用了非法的手段,法律必须就事论事,北京律师的一些潜规则做法并不等于李庄此次真的有违法的行为。 

    李庄在看守所对媒体说:“我愿意用我的自由换取中国法治建设进步的一小步。”然而,我并不认为真的存在这种联系。就好比当年的重庆钉子户事件一样,即便钉子户胜利了,也不是法治的胜利,依然是人治的胜利。因为,此后千千万万个钉子户,并没有得到相同的待遇。重庆钉子户事件仅仅说明了,闹得足够大的稀罕个案,或许能够得到公正。

    同样,有舆论指出,李庄入罪,固然未必是法治的胜利,而可能正好是法治的失败;但李庄脱罪,可能也不过是再次证明“背景”对一个人是多么重要。没有普遍性,就不是法治。李庄案是否得到公正的审理,可能与普通人的法治处境没有太大关系。 

    要么是司法机关独大,罔顾法律程序,将律师收拾得妥妥贴贴,法律成为掌权者实现自己意志的工具;要么是律师动用强大的关系背景干预司法,为有权势者脱罪。这两种选择,对于普通人享有公正和法治,都没有意义,都不是一个法治化的中国所需要的。 

    这一次,有着强大“背景”的律师李庄,和轰轰烈烈的重庆打黑,撞了个满怀,让诸多司法的积弊赤裸裸地暴露在公众的面前。同时,也让所有人再次看到,只有真正做到法律至上,将权力置于法律控制之下,每个人才能够免受强权之苦。法治不仅能保护弱者,也能拯救那些拥有权力的貌似的强者。 

    本文转引自时代周报李铁的腾迅博客,在此致谢!



上一篇文章:上海市公证协会原副会长索贿47.8万获刑12年( 2010-1-14)

下一篇文章:长沙首次对1名外国籍毒犯执行死刑( 2010-1-18)
 
网站地图 - 网站动态 - 热点透视 - 常用法规 - 法律图库 - 事务所介绍 - 诉讼费计算 - 律师律所信息查询 - 法规查询 - 友情链接
地址:上海市卢湾区打浦路90弄2号202室(200023) 传真:8621 6305 8907 电话:136 6153 6641
声明:本网站使用的图片、文章除原创外均来源于网络,且用于非盈利目的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敬请告之,我们将立即撤换。
网站版面风格及原创图片、文章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 请事先联系 网站开发及维护 oldog.studio@gmail.com
本站PR值5 沪ICP备06011517号